| 寶坻區 (擁有街鎮級網站24個)
當前位置:寶坻區 - 黨建要聞

小村當家人 守關女戰士──記寶坻區小杜莊“一肩挑”楊秋靜

時間:2020-03-13 15:54    來源:天津日報    編輯:寶坻2

  楊秋靜在小杜莊村口值勤,整理進出村人員信息。

  她是三歲半女兒的媽媽。

  她是方家莊鎮小杜莊村的當家人。

  她干練颯爽,不怕煩、不畏難。

  當疫情防控阻擊戰打響,300多村民的安危成了她天大的事。

  面對視頻里女兒“媽媽我想你”的呼喊聲,她含著眼淚說:“媽媽是戰士,在守關。”

  她是寶坻區方家莊鎮小杜莊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楊秋靜。

    拜年人與她“躲貓貓” 

  農歷大年三十,天津啟動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在村里值班的楊秋靜按照上級部署,立刻和村兩委班子決定封鎖主要道路,在唯一的出入口設立監督崗,村外人員不能到村內,各家各戶減少出入,做好自身防護。

  小杜莊村的大部分人都姓楊。每年春節是村里最熱鬧的時候,走親訪友是傳統,雖然防疫宣傳已經通知到每家每戶,但在村民心中,病毒疫情是個遙遠的事。

  “寶坻人講究老例兒,一家人出來拜年,我上前攔人家,人家逗我說,小書記怎么‘潑婦’似的呢,當時天津市區都沒多少病例,更別說寶坻區了。大年初一站這不讓拜年,這年過的有啥意思?就這么說著我們,我們還得勸。”楊秋靜說。

  村民們躲著村支書和村委,繞路串門,楊秋靜就帶著村干部在村路上反復巡邏。一戶居民剛出門準備拜年,看見楊秋靜就一路小跑奔進了親戚家門,本來覺得萬事大吉,可回頭一看,出乎他意料的一幕出現了。

  “當時想趕快進人家屋里把門關上,書記別見面就行了。我一看,書記怎么追進屋來了。她進屋就講不讓聚集的要求,大家只能散了,當時其實有點不理解。”村民小楊回憶道。

  在楊秋靜的堅持下,村民們回到家中,本以為過幾天就能聚餐。然而,疫情的發展出乎所有人的預料。

  楊秋靜為村莊居民出門集中采購藥品

    墊錢給村民買口罩 

  1月31日,寶坻區確診首例新冠肺炎病例。隨后,又有多名患者相繼確診。專家判斷,這已經構成源于寶坻百貨大樓的聚集性傳播疫情。寶坻區迅速行動,在全區范圍內排查與百貨大樓有關的人員。

  經過多輪走訪和技術手段排查,小杜莊村確定有15名村民在年前到過寶坻百貨大樓購物,又有36名村民和這15人有密切接觸。小杜莊村是一個只有370人的小村,村里有超過七分之一的人員存在感染風險,村民們慌了神,翻箱倒柜也找不到幾個口罩,網上的口罩也斷了貨。

  楊秋靜將一切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在向區鎮請求防疫物資支持的同時,找遍所有的朋友,為村里購買口罩、消毒泡騰片,分裝發到每戶居民手中,還聯系了無人機專業團隊為全村噴灑消毒。

  “疫情來了,口罩沒準備,也沒處買去。村里慌的人不少。后來,小書記給發口罩,還有消毒片。當時還有無人機消毒,大伙兒說在家待著也安心了。”小杜莊村村民張樹起說。

  村民的心穩當了。但很少有人知道,這筆為村莊消毒、防疫的5000多元費用,是由楊秋靜和兩名村委墊付的。其中,楊秋靜最先墊的3000多塊錢,是公婆給她的“過年錢”。

  楊秋靜和工作人員復查了解寶坻百貨大樓的密切接觸者身體現狀和相關信息

    全村人等她拿主意 

  按照寶坻區疫情防控指揮部的要求,小杜莊村與寶坻百貨大樓相關的密切接觸者都采取居家隔離觀察措施,每天監測體溫。

  2月7日凌晨1點,楊秋靜的電話鈴聲響起,看到是一名隔離觀察村民打來的電話,她立刻從床上起來。經詢問得知,這名50多歲的村民腸胃難受,已疼得滿身是汗,希望到鎮里找醫生就診。隨即,楊秋靜和鎮、區疫情防控指揮部溝通,決定派120急救車去村里接患者到寶坻城區的醫院診斷。

  當120急救車趕來時,楊秋靜的電話鈴聲再次響起。這名村民表示,自己好些了,不想去城區的醫院。

  “看叫的是寶坻城區的救護車,我就不愿意了,萬一把病毒招家來咋辦?”事后,這名村民的妻子道出其中的原因。

  急救車已經開到了村民家門口,楊秋靜理解這家人的顧慮。但作為隔離觀察人員,他身體狀況的每一個細節都值得警惕。醫療急救人員和楊秋靜說:“病人去醫院還是不去,這事你得拿個主意。”

  一面是村民的恐懼,一面是潛在的疫情風險。急救車閃爍的紅色和藍色燈光照在楊秋靜的臉上,現場的醫務人員在等她的招呼,區防疫指揮部在等她的消息,300多人的小杜莊村在等她作決定。

  楊秋靜抿了抿嘴,撥通了電話,耐心對患者做工作。“咱們應該去,我怕的是今天你可以扛過去,明天再有更重的癥狀。你不是醫生,我也不是醫生。萬一出事,咱們怎么扛?真有問題,咱們去沒錯,如果沒有問題,咱們去了更安心。”楊秋靜說。

  凌晨兩點多,急救車最終載著患者駛向了醫院。隨后,好消息傳來,送診的村民只是普通腸胃疾病。雖然患者家人在回程途中抱怨了幾句,但楊秋靜松了一口氣,為了全村人的健康安全,她認為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

    于情理中嚴守規定 

  直到春節結束,小杜莊村的日子還算平靜。接觸過寶坻百貨大樓的村民相繼平安度過了隔離觀察期,村子里少有人走動,日常的采買工作由村兩委班子代辦,孩子們通過網絡學習,村民的復工復產復耕有序準備著。

  2月27日,村委會接到反映,有外地人將返回村莊居住,大伙兒要求拒絕其進村。原來,這是村里一戶人家的兒媳婦,春節前帶著孩子回到江西老家過年。楊秋靜仔細了解返鄉人居住地、身體情況等信息后,決定按照寶坻區的規定允許進村,但全家人要進行14天的隔離觀察。

  這一消息在村子里炸了鍋,有人來村委會告狀。一名大娘喊道:“書記,之前寶坻城區來的你都不讓進,她坐火車得帶多少病毒回來,回來你就讓進?我小孫子就住村里,病了你能負責?”

  面對村民的指責,楊秋靜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她向村民道出了心里話,讓這家人回村,既是規定,也是人情。

  “寶坻城區人不讓進村的原因是什么?就20多分鐘車程,他有地方可回。江西那么遠,她怎么回去?再說,她帶著孩子是回來上學的。經過了解,她沒有確診病人密切接觸史,按規定進寶坻要隔離14天。如果學校開學,過一陣子孩子回來,還要隔離14天,可能要耽誤課程的。我守護的是全村人,她也是咱們村里人。我承諾,嚴格按照村委會要求進行隔離,如果她做不到,您找我,我負責!”

  楊秋靜入情入理的解釋,逐漸平息了村民的爭議。截至目前,這家人嚴守規定居家隔離,小杜莊村沒出現新的疫情風險。

    媽媽是守關的戰士 

  32歲的楊秋靜是河北省黃驊人,2018年她成為我市面向全國招錄的千名農村專職黨務工作者之一,隨后,擔任小杜莊村黨支部書記和村委會主任。

  楊秋靜的家在寶坻城區,小杜莊村距離寶坻城區的車程不足30分鐘,但疫情發生以來,楊秋靜一直沒回家。楊秋靜的丈夫代帥也是寶坻區一名社區工作者,在城區的寶平街道工作,家里三歲半的女兒只能由婆婆照料。

  這些天,楊秋靜只在丈夫值守的小區門口和他匆匆見了一面。每天晚上,代帥只能讓女兒通過視頻和媽媽說幾句話, “孩子總說要等媽媽回來再睡。我沒辦法,只能晚上讓孩子跟她視頻一會兒。孩子說‘媽媽我想你’,她眼圈一紅,就掛了。”代帥說。

  談起女兒,工作中干練颯爽的楊秋靜聲音哽咽,眼圈泛紅。“我是一名母親,也是小杜莊的當家人。等閨女長大,我可以驕傲地告訴她,媽媽是戰士,在守關。”

  說到這里,楊秋靜瞇起含淚的眼,笑了。

汤姆猫网站是多少